<pre id="trrvv"><dfn id="trrvv"></dfn></pre>

    <delect id="trrvv"></delect>

    <ruby id="trrvv"></ruby>

        <p id="trrvv"></p>

        <nobr id="trrvv"><nobr id="trrvv"><listing id="trrvv"></listing></nobr></nobr>

          首頁 > 縣區之窗 > 柞水縣

          秦嶺和合南北、澤被天下,是我國的中央水塔,是中華民族的祖脈和中華文化的重要象征。保護好秦嶺生態環境,對確保中華民族長盛不衰、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可持續發展具有十分重大而深遠的意義。 ——習近平

          牛背梁:一場人與山水的“雙向奔赴”

          2024-04-17

          來源:商洛之窗 - 商洛日報

          20240417072207490-58-a6ae4.png

            柞水縣營盤鎮朱家灣村移民搬遷點(資料照片 柞水縣融媒體中心供圖)

          牛背梁國家級森林公園(資料照片 柞水縣融媒體中心供圖)

            我的心里話

            柞水縣營盤鎮朱家灣村監委會主任 胡平志

            2020年,總書記來到牛背梁,給我們全村的干部群眾帶來了極大的鼓舞。如今,牛背梁的生態環境越來越好了,我們每個村民都是秦嶺的“生態衛士”。朱家灣村入選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最佳旅游鄉村”名單,村民吃上了“生態飯”。當前,朱家灣村的設施正在改造升級。今年,我們會給游客帶來一個環境更美、體驗更佳的牛背梁。

            (陜西日報記者 王佳偉整理)

            陜西日報記者 魏 偉 王佳偉 段承甫

            商洛日報記者 楊 萌

            柞水縣融媒體中心記者 謝 丹 李字武 陳 鋮

            繞過一程又一程山路,經過一灣又一灣河水,終于進入商洛市柞水縣營盤鎮朱家灣村。進入這里,也便進入了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青磚土墻的民居前,乾佑河潺潺流過,像四年前那樣,溫暖而有力。

            2020年4月20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抵達商洛市柞水縣,首先來到位于秦嶺山脈東段的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他強調,秦嶺和合南北、澤被天下,是我國的中央水塔,是中華民族的祖脈和中華文化的重要象征。保護好秦嶺生態環境,對確保中華民族長盛不衰、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可持續發展具有十分重大而深遠的意義。

            諄諄囑托,言猶在耳,牢記于心!

            工作、生活在朱家灣村的干部群眾,沒有辜負總書記的殷殷期望。他們堅持原生態保護、原始性開發、原特色利用,走綠色發展之路,讓朱家灣村從一座未被喚醒的“荒原”變成了遠近聞名的“香餑餑”。

            “山上的一草一木,是我熟悉的‘老朋友’”

            牛背梁,秦嶺主脊,終南之冠,因其山脊狀似牛背而得名。

            4年前,習近平總書記在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考察時強調,把秦嶺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工作擺上重要位置,履行好職責,當好秦嶺生態衛士。

            殷殷囑托,重若千鈞。

            4月8日,陜西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老林保護站站長張奇奇和平時一樣,走進位于保護區中段的西溝峽巡山。步入峽口,山崖高聳,綠樹掩映,鳥鳴山澗,峽深谷幽。

            “我21歲就來到牛背梁工作,一晃過了21個年頭。”張奇奇說,“山上的一草一木,是我熟悉的‘老朋友’。”

            1980年10月,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經陜西省政府批準建立。1997年,陜西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成立。

            “這幾年,我們在保護區發現4株號稱‘植物界大熊貓’的紅豆杉。它們是國家一級珍稀瀕危保護植物,有兩株長在西溝峽海拔1200多米處,就在前面不遠。”張奇奇一邊指路,一邊踩著布滿青苔的石塊,矯健地跨過溪流。

            約半小時后,在一處滲著清泉的峭壁邊,記者看到兩株紅豆杉緊緊攀著山崖,在風中向陽生長,新抽出的枝葉隨風擺動,充滿了生機。

            每周,張奇奇和同事都要至少進行一次長線巡護、一次短線巡護,并記錄保護區植物生存、動物活動情況。巡護途中,護林員免不了要攀崖跨河、爬山上樹,有時還可能夜宿山林。這對女性護林員來說頗具挑戰。

            在老林保護站,就有蔡曉玲、何云莉等幾位女性護林員。她們扎根牛背梁,以山為伴,以水為鄰,與“張奇奇”們一同扛起保護秦嶺的重擔。

            “無論是到牛背梁頂峰開展生物多樣性監測,還是在山中過夜,連續開展數天資源調查,雖然都很辛苦,但我們覺得很值、很快樂,因為我們熱愛護林員工作。”蔡曉玲感慨道,“守護山水的30多年,是我們一生中最寶貴的時光。”

            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秦嶺自然保護區群”的重要組成部分、秦嶺中段生物多樣性最為豐富的地區,是羚牛秦嶺亞種的模式產地。

            在這里巡護,免不了和野生動物打交道。

            “前陣子在石砭峪巡護,隱約聽見林中窸窸窣窣聲,發現是一只羚牛在進食。”張奇奇有聲有色地盤點起山中的“精靈”,羚牛、川金絲猴、黑熊、金錢豹、林麝、斑羚、紅腹錦雞、血雉……

            下山路上,張奇奇走近一棵不起眼的大樹,打開隱蔽在樹干上的紅外相機,查看最新的影像資料;疑嬅嬷,一雙明亮的眼睛來回晃動。

            “這是附近的斑羚。它們夜間出來活動,就在這條小路上。”張奇奇說,借助野外紅外相機,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監測到的野生珍稀動物越來越多,不少“生面孔”陸續出現。

            2020年5月,在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西溝峽和石窯溝,首次監測到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川金絲猴的活動影像;2021年,首次在營盤鎮花門樓拍攝到金錢豹;在西溝峽,幾乎每部紅外相機都記錄到生態指示性物種林麝的身影……

            多年的守護和環保宣傳,換來了周邊群眾保護生態的自覺。營盤鎮幼兒園的小朋友也化身秦嶺生態“小衛士”,救助了一只到校園“做客”的白骨頂雞。

            “近年來,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著力打造數字牛背梁,通過野外視頻監控塔建設、紅外相機布設、與秦漢航空聯合組建航空應急救援隊,構建起‘空天地’一體的管控格局,形成立體化、全方位、全天候、多手段的野外科研監測網絡。”陜西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代拴發介紹。

            得益于“人防+技防”的持續開展,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羚牛數量由1980年的70多頭,增長到如今的350多頭,冬季棲息地數量和面積均有所增加。

            歷數這些“成績”,張奇奇充滿了自豪感。他說,只有把這里的生態保護好了,才會有更多人愿意來,喜歡來。

            “未來,我們將繼續秉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理念,持續深入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牢記囑托,當好秦嶺生態衛士,以高水平保護支撐高質量發展。”代拴發說。

            “把秦嶺保護好了,才能有金山銀山”

            3月28日,秦嶺深處,春意漸濃。

            行走在牛背梁羚牛谷的棧道上,滿目綠意蔥蘢,流水潺潺,山林間散發著淡淡的草木清香,沁人心脾。

            4年前,習近平總書記來羚牛谷考察時,稱贊這里是“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天然氧吧”。

            “晨間,牛背梁負氧離子含量能達到每立方厘米1.2萬個以上。在這里行走,人們自然心曠神怡。”牛背梁管委會干部程曉嵐介紹。

            “總書記對牛背梁的稱贊,讓我們更有決心與信心把牛背梁守護得更好。”程曉嵐說,近幾年,慕名前來牛背梁的游客越來越多。這可忙壞了山上的保潔員們。

            “你看,這是我帶的保潔袋。游客丟在景區的塑料瓶等垃圾,我們把它撿起來放進垃圾箱。最后下班時,再把垃圾箱的垃圾裝進保潔袋,帶下山。”在牛背梁國家森林公園羚牛谷,68歲的保潔員夏先斌一邊說著話,一邊從黑色雙肩包里翻撿著自己的巡山“裝備”。

            羚牛谷是游客必經之地。夏先斌每天早上8點從這里上山,晚上6點多下山。他負責的巡護距離是8公里。

            四季輪轉,夏先斌和另外20多名同事背著包在山間,看著牛背梁的樹綠了枯,枯了又綠。他們就這樣日復一日地撿拾著垃圾,守護著山中的環境。

            3月29日,商洛學院大三學生劉玉和她的同學一行三人來到牛背梁國家森林公園爬山,路上的美景讓她們流連忘返。“這里景色很美,空氣清新。我們要樹牢環保意識,從身邊點滴做起,像愛護眼睛一樣愛護環境。”劉玉說。

            午間,上山來坐索道的游客逐漸多了起來。陜西牛背梁索道有限公司經理劉煒和其他工作人員一起忙碌著。

            劉煒出生于1988年,是柞水縣鳳凰鎮人,從2014年牛背梁索道建設初期便來到朱家灣村工作。

            “我們的索道是從2015年開始運營的。”劉煒回憶道,當時在景區修索道,為了保護生態環境,只能靠人或騾子一點點把建筑材料運送上山。

            “我們把秦嶺保護好了,才能有金山銀山,才能有幸福生活。”劉煒說。

            行走在牛背梁國家森林公園的人行步道上,游客時常會被“保護”在路中間的樹阻隔,可以繞道而行,亦可零距離摩挲“親近”。

            “當時修路鋪石板的時候也一樣,大家寧愿多費些力氣繞著修,也不愿意砍伐樹木。”劉煒說。

            陜西牛背梁索道有限公司黨支部有11名黨員,自發成立了志愿者服務隊,加入保潔員隊伍中,專門清理景區各處“死角”的垃圾。“有些地方清潔實在太難,我們就得通過緩降繩把人放下去進行清理。”劉煒說。

            朱家灣把全村126平方公里管護面積分為25個網格,黨員帶頭行動、帶頭認領、帶頭宣傳,全面落實巡查、治理、管控責任,成為生態環境保護的生力軍。

            “我們整合了村組干部、護林員、保潔員、網格員,成立志愿服務隊,利用人工與智能輔助相結合的方式,加強秦嶺生態環境保護。”營盤鎮黨委副書記王希林說。

            陜西鋅業有限公司員工宋剛一大早從商洛市區趕到牛背梁爬山。緩步走在林間,他說:“以前總覺得自己離保護生態環境很遠,現在我認識到,我們在工作中改進生產技術、建設綠色工廠,都是在以不同方式維護綠水青山。”

            “我們能感受到,當地人為保護這片綠水青山付出的努力。進了山,我們也要自覺當好生態衛士,維護好這里的生態環境。”咸陽歐錦精密機械有限公司總經理鄭榮帶著他的科研團隊從咸陽趕到牛背梁,看著眼前的山水連連感嘆。

            “綠水青山,就是我們的‘金飯碗’”

            “朱家灣,是寶地;好生態,要珍惜……愛家鄉,睦鄰里;獻國防,保社稷……”在朱家灣村,胡平志編寫的《村民公約》廣為人知。

            牛背梁下,人們護著山水,山水也更好地哺育著在這里的人們。這是一場深情守望的“雙向奔赴”。

            讓64歲的胡平志至今仍津津樂道的是,去年10月去烏茲別克斯坦領獎的事。他不是為自己領獎,而是為他們村。

            柞水縣營盤鎮朱家灣村曾經是個深度貧困村。朱家灣又叫老林鄉,有深山老林之意。以前,姑娘不愿嫁到這“窮鄉僻壤”,村民們只能靠山吃山,有伐木的,有采藥的。

            “誰能想到,如今朱家灣村可是被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評選為‘最佳旅游鄉村’。”胡平志逢人就夸,“去年全國入選了四個村,咱們陜西可就只有朱家灣村。”

            胡平志說,當時這個消息一出,全村都轟動了。村民們保護生態的意識更強了。

            3月28日一大早,牛背梁山下的終南山寨,聚源堂客棧的經營者趙靜將河邊涼棚下的竹躺椅搬到陽光下擦洗。

            “一會兒游客就多了,少不了要在河邊歇腳乘涼。我得提前把躺椅擦干凈。”趙靜說。

            2020年5月,趙靜和丈夫辦了這家農家客棧。

            終南山寨依秦漢以來的百姓古寨遺址復建而成,含有三街九巷八樓十六院。造紙、草編、釀酒作坊等柞水特色文化都集聚于此,成為帶動當地村民致富的重要文旅項目。

            “目前,終南山寨有120多家商戶入駐,123戶村民集中在‘佬林客棧’辦起了民宿、農家樂。150多名青年返鄉就業,成為終南山寨研學項目的教練、安全員。”柞水終南山寨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鄒少蕾介紹。

            46歲的張金平也選擇了在這里創業,她經營著一家王麻子私房菜。除了做菜,她還有祖傳釀酒的技藝。

            “以前的朱家灣村實在是窮不堪言。我和丈夫曾輾轉南方很多城市打工,一年到頭最多收入4萬元,有時連家都不好意思回,也照顧不了孩子和老人。”回憶起曾經的生活,張金平感慨萬千,“我們現在一年收入五六十萬元,這在以前都不敢想。”說起現在的生活,張金平臉上洋溢著微笑。

            在朱家灣村,提到李春花的名字,幾乎無人不曉。她創辦的“春花的院子”緊鄰牛背梁國家森林公園,面積1200多平方米,提供就餐和民宿服務。

            李春花是青海西寧人,嫁到了朱家灣村。“春花的院子”是2007年創辦的,是村里的第一批農家樂。胡平志還記得,那一年,朱家灣村只有7家農家樂。

            “當時大家都不愿意辦,認為窮鄉僻壤的,辦個農家樂,誰會來啊。”胡平志說。

            “現在生態環境好了,游客多了,依靠農家樂和民宿,身邊姐妹們都賺到了錢,日子越來越有盼頭。鍋臺灶臺,就是大伙兒的舞臺;綠水青山,就是我們的‘金飯碗’。”李春花笑著說。

            52歲的村民葉文琴是“春花的院子”里的幫廚。從一名全職家庭主婦,到成為一名鄉村旅游從業者,葉文琴感慨良多:“以前發愁出去務工沒人要,現在在家門口就干上了穩定的工作。不僅一個月能掙三四千元,還能照顧家中老人?看蚬の叶脊┏隽2個大學生。”

            “現在旺季來吃飯,還得在桌子旁邊排著隊等哩。”胡平志打趣地說。

            “村里有508戶人家,農家樂有216家,民宿有30多家。”胡平志很感慨,現在也可以說是靠山吃山,但是“吃法”不一樣了,現在吃的是“生態飯”。

            牛背梁這一“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天然氧吧”,如今成了世人爭相識的“香餑餑”。

            記者手記

            眼中有光是對幸福最美的注解

            魏 偉 王佳偉

            很多時候,我們總在問,究竟什么是幸福?在朱家灣村采訪,我們找到了答案。

            在牛背梁山腳下的朱家灣村,這個當年“姑娘不愿嫁進來”的深度貧困村,十幾年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許多村民都過上了自己向往的幸福生活,找到了各自的人生價值和意義。

            在老林保護站,站長張奇奇一守就是二十多年?伤哪樕蠋缀鯖]有歲月的痕跡,看不出他已四十多歲。工作之余,他會在保護站的院里打籃球,就像追風的少年。爬山、巡護……崎嶇的山路和枯燥的工作內容對他來說仿佛不算什么,因為熱愛,所以樂在其中。守護這座“父親山”,帶給了他滿滿的成就感。

            在終南山寨,村民張金平坐在自己的農家小院里,向記者算著自己一年四五十萬元的“生態旅游賬”。她說:“這農家樂是我辦的,在家里我就是掌柜的,我說了算。”這就是好日子給人帶來的自信。

            在牛背梁國家森林公園,夏先斌只是一個普通的保潔員。他衣著講究,下班時,白襯衫搭配黑色的呢子外套,襯衫衣領干干凈凈。68歲的他,普通話也挺順溜,見人永遠笑瞇瞇的。

            牛背梁下,這樣的人和故事很多很多。

            如今,牛背梁最美的風景,不僅有綠水青山,更有工作、生活在這里的每個人,和他們眼中幸福的光彩。

            我們在這些群眾眼中的光、臉上的笑和整潔的衣著上,看到了對“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最有力的詮釋,也找到了對幸福最美

          •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免責聲明:本網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本網站轉載圖片、文字之類版權申明,本網站無法鑒別所上傳圖片或文字的知識版權,如果侵犯,請及時通知我們,本網站將在第一時間及時刪除。
          一本av无码不卡免费版_中文字幕日韩人妻无码_中文字幕在线看AⅤ无码_国产毛片网站视频在观